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 正文
湖北鄂州深入推进垃圾分类 “变废为宝”扬新风
鄂州文明网  2019-11-28

  2019年10月下旬,湖北省鄂州市公布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按照要求,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区要于年底前,在全部乡镇和80%的行政村实现农村生活垃圾分类。2020年,则要实现全覆盖。

  从2017年入选全国首批百个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示范点至今,梁子湖区摸索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已两年有余。分不分得清,可不可持续,能不能实现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目标,该区交出了怎样的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考卷”?

  推动习惯养成

  “以前当垃圾扔的,现在都是宝,比如矿泉水瓶、油壶、废纸、旧衣物等,可兑换相应积分,1个积分相当于1角钱,积少成多后还可兑换实物。”涂家垴镇万秀村村民熊成茂说,他几天前刚到垃圾兑换超市用1000积分兑了两壶油。

  垃圾换积分,积分兑商品,这个“鸡毛换糖”的故事在万秀村童叟皆知。2016年,万秀村建立统一的制度规范,给每户分发一张垃圾分类积分卡,村里成立垃圾兑换超市,村民可凭积分卡兑换生活用品。

  该村将垃圾细分为四类: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可烂垃圾及其他垃圾,按照“可回收垃圾换用品,可烂垃圾进沼井,其他垃圾压成饼”的思路,采取“鸡毛换糖”的理念,对农村可回收垃圾、有毒垃圾分量记分积分,建立农民垃圾分类积分卡,村级成立垃圾兑换超市,村民可凭积分卡兑换蚊香、香皂、洗衣粉等生活用品。

鄂州市梧桐湖社区垃圾分类环保屋 图片来源:鄂州文明网

图片来源:鄂州文明网

  为保证该试点顺利推进,万秀村成立了乡风文明理事会,每周进行环境卫生和垃圾分类检查评比,对周、月、季、年排名靠前的村民给予积分奖励,对不参与垃圾分类的在全村进行通报曝光。

  万秀村老党员、老干部杨怡生说,“鸡毛换糖”的土办法很管用,“以前垃圾房堆满了垃圾,一到下雨天就污水横流,后来连垃圾池也没有垃圾外溢。”

  除了用“鸡毛换糖”模式激励社区居民进行垃圾分类之外,梧桐湖社区还会根据智能环保屋记录的垃圾分类投放情况选出垃圾分类投放标兵,予以红榜表彰和物质奖励。

  对于可腐烂垃圾,梧桐湖社区设置了可腐垃圾有机肥制造站进行二次分拣,通过粉碎、挤压、过滤、沉淀、投入菌种发酵、烘干等一系列过程将可腐烂垃圾制成有机肥。制成的有机肥将会赠予当地居民用于花草、果树的种植。

  “垃圾能换来的东西不多,但它是一个有益的尝试,也是对垃圾分类的正向激励。”梁子湖区郭兵说,垃圾分类落实到村民生活细节层面,需要解决“愿意分”的问题,“鸡毛换糖”重在推动习惯养成,改变过去固有的“一包丢”习惯。

  一定程度上,不愿分源于不会分,村民觉得垃圾分类是个麻烦事。“我没读过书,大字不识几个,不懂怎么分。”干部上门宣传垃圾分类,这样回应的群众并不少。因此,在前端,梁子湖区采取最基础的“两分法”,每家每户门口摆上干、湿2个垃圾桶。后续环节,再增设专职保洁分拣员,负责对村民分好后的垃圾进行二次分类。

  “第一个月收了不到40吨垃圾,后来多了,高峰时达到140吨。”参与梁子湖区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工作的梁誉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负责人这样说。

  “说明村民习惯在逐渐改变,但这也是一项长期性工作,需要循序渐进、久久为功。”郭兵介绍,下阶段还将采取以奖代补、减量就补的方式,以提高投放率和分类准确率。

  垃圾分类的市场化探索

  张子玉,沼山镇朱山东村杨一凰湾的保洁员。去年开始,她每天的日常多了一项任务:对从每家每户收集过来的垃圾进行二次分类。“不可回收的垃圾有车拖走,可回收和有害垃圾单独清理出来。”张子玉说。

  特别是可回收垃圾,是张子玉保洁工资外的又一经济来源。郭兵介绍,2018年初,梁子湖区将试点村湾的垃圾收运处理工作外包给垃圾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探索“店收司运”的市场化模式。在这一模式中,各自然湾的保洁员是第一环。

  “保洁员处于最前端,后面是依托村里的代销店设置回收点,各点配一名分拣员,最后由公司安排车辆到各村收运。”梁子湖区城管执法局说,从保洁员到垃圾分类公司,可回收和有害垃圾会经过两次中转,每次中转均以商品买卖的形式完成,“比如酒瓶、纸箱、废金属等,保洁员以市场价卖给分拣员,后者再以更高一点的价格卖给公司。”

  目前,该公司负责梁子湖区70个村的垃圾收运,累计收集可回收垃圾超过9000吨。

  “通过引入垃圾分类公司,形成一个垃圾从分类到处理的闭环。”郭兵说。

  垃圾桶内“两分桶”冷热不均

  袁仁义家住梧桐湖社区14栋,他每天早上都将家里垃圾分两袋,分别扔进楼下2个垃圾桶内,“绿色的装果皮、剩饭一类的易腐垃圾,灰色的装破布、废玻璃瓶等不可腐化垃圾。”

  离社区不远,是今年新建的有机垃圾分类处理站。“处理站日处理量为2吨,1吨易腐垃圾可转化为100公斤以上的有机肥。”梧桐湖新区住建部门负责人韩国平说,这里每天生产的肥料,都被附近商户、果蔬种植户和居民抢订一空。

  “处理站是与浙江一家公司合作建设的,投入了280万余元。”郭兵说,尽管梧桐湖新区的智能化垃圾分类可以实现“智能分类、资源再生”的效果,但由于投入大,未能在全区推开。

  在梁子湖区其他试点村湾时发现,往往是干垃圾桶“吃到撑”、湿垃圾桶“吃不饱”,“两分桶”冷热不均。特别是对易腐垃圾的分类处理,基本是空白。

  每年,梁子湖区从生态补偿资金中切出540万元,用于垃圾无害化处理。“如果70个村全部像梧桐湖新区那样做,资金方面的压力还是太大。”明秋声表示,目前梁子湖区可用于农村易腐垃圾处理的终端非常不足。

  为补齐短板,梁子湖区也在想其他办法来平衡易腐垃圾的产出和回收处理。梁子、东沟两镇已计划在垃圾压缩中转站建设易腐垃圾厌氧处理设施,对辖区内的易腐垃圾进行无害化处理。(鄂州文明网综合)

 

责任编辑:杨立君

相关链接
                                                 
鄂州文明网 克拉玛依文明网 泰州文明网 宿迁文明网 威海文明网 武平文明网 重庆渝北文明网 肥西文明网 清远文明网 北京朝阳文明网